蓝天新闻

周冰倩,校花的贴身高手笔趣阁,孙允珠-蓝天新闻免费获取QQ红包

原标题:《华商报》“茅奖全接触”系列报导探寻“茅奖”背面精力土壤

  每4年一次的茅盾文学奖总是备受瞩目,2019年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奖名单总算发布,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李洱的《应物兄》榜上有名。名单一出,各方媒体报导接连不断。其间,《华商报》从8月28日起,在文明新闻版接连多期推出“茅奖全接触”系列报导,深度对话5位茅盾文学奖获得者,也让很多读者了解到,奖项光环后5位作家的精力世界。

  发掘故事寻觅精力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华商报》此次的5篇报导并没有将要点约束在茅盾文学奖上,而是以5位作家的获奖着作为切入口,经过攀谈来探寻他们背面的生长环境和全体发明生计,展示文学的精力力量。

  作为陕西人的陈彦,其大都着作都聚焦了陕西文明,许多着作中皆能读到秦腔的魅力。此次的获奖着作《主角》就叙说了秦腔名伶忆秦娥近半个世纪人生的兴衰际遇,及其与秦腔及大前史之间的杂乱相关。或许正是由于本乡优势,《华商报》在首期便推出陈彦专访,报导侧重聚焦了陈彦作为陕西人,其着作反映的秦腔文明。报导从陈彦的写作方法改变、自身的秦腔情怀和不同着作的写作差异等多方面展示了陈彦的发明风格和个人特征,也让读者可以了解到好着作的动力源泉。尤其在第四部分,报导由陈彦此次的获奖延伸到陕西文学界,也让奖项的影响力不只体现在作者自身,而是鼓励着更多文学发明者发明更多的好着作。

  日子便是着作最丰盛的营养来历,《华商报》对本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的5篇专访,简直都对作家的生长环境进行了具体描绘。在梁晓声专访中,有梁晓声关于自己阅览进程的总结,从小人书到西方名着,丰厚的阅览为写作打下了根底。又如对徐则臣的专访中,谈到了河流对自己写作生计的特别含义,将自己与大运河的点滴娓娓道来,无形中向读者解说了着作中河流元素重复出现的原因。相同,徐怀中的报导结合了作者在1947年第二野战军千里前进大别山的阅历,写出《牵风记》发明前后的故事,也让读者领略到一部着作诞生的不易。包含在李洱的专访中,记者问询他日常日子中的阅览倾向,也探求了日子给予着作的影响。5篇专访都是言语生动,从获奖着作切入,以小见大,带领读者探寻到了作者的个人魅力。

  多方视角协助读者阅览

  确实,茅盾文学奖是具有崇高荣誉的文学奖项之一,怎么让更多人看得懂报导,《华商报》在这个系列报导中进行了设计规划。

  虽然5位作家的获奖着作已是高口碑的畅销书,可是信任一本书没看过的也是大有人在。因而,《华商报》此次的“茅奖全接触”系列报导并没有挑选将专访稿件简略堆砌,而是在每期的专访中装备了别的与获奖着作联络严密的相关稿件。

  在对陈彦的报导中,记者对《主角》一书的责任修改李亚梓进行采访;在对梁晓声的报导中,增加了修改对此书的引荐理由;在对徐怀中的报导中,有《牵风记》责编胡玉萍叙述的背面故事和着作解析;在对徐则臣的报导中,增加了对《北上》一书的专家点评;在对李洱的报导中,也有关于《应物兄》的着作解析。经过不同人的第三视角,对5本获奖着作进行点评,而不是作者对自己着作的自说自话,这样的报导与版面策划将此次的系列报导变得多元、风趣。对图书的责编的采访,既有他们对书的点评,也有一些出书背面的故事,能让读者了解更多;而与之般配的着作解析和专家点评,则让整个版面的报导多了一丝更为客观的视角和专业性。

  对获奖者原话的出现,也让读者体会到作者其时的口气和心境,并且作家会时不时蹦出一些“金句”,就像报导中有这样一句徐则臣的原话“故土便是地舆含义上的幼年,而幼年则是时刻含义上的故土”,让人回味好久。好的报导,也是从策划、稿件到版面,让读者回味好久。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相关文章